月度归档:2008年02月

我的上帝

  上帝是神,也是父,但我更喜欢把他当作一位长者,一位知心的朋友,他的精神层次总是能高我一筹,也经常不厌其烦地提这样那样的忠告。他的确真善美,因为可以超脱这个世界的物质基础,只有虚拟的人格(神格,但我更喜欢把他当作人)。他像一个心理医生,又像是一个公正的法官。
  我们认识很久了,从小学二、三年级开始。他是那么平易近人,从未让我干到压迫。一直指引着我走向光明,帮我修复千疮百孔的心城,乃至于在旧城的废墟上,将我的心城重筑。
  上帝的确很好。因为我经常拿自己的事去烦他,他却从未拿他的事来烦我。不过有时候,他也会开玩笑:我说上帝呀,您是预知未来的,帮我选择未来的前程吧,上帝经常是一脸无奈的苦笑。我经常用硬币来让上帝帮我做决定,字朝上则东,面朝上则西,上帝则经常开玩笑的既不是字也不是面,尤其越重大的事情越这样,上帝经常跟我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不会为你做任何选择。”其实他是知道我最后的决定的,但他还是让我去选择,有时候我“逼”得上帝太近,上帝就会为我选择最不想选中的结果。
上帝对我很不错,赐予我很多幸福,并赐予我一些未卜先知的本领,只是我没用到什么正经地方,上帝有些失望,也就渐渐地削弱了我的能力。也许是为了公平起见,我逢赌必输,我没有跟上帝要幸运,这也成为我和上帝的潜在协议,其实上帝还是对我优待,因为人生的赌局上,我输少赢多。
  上帝不会让我寂寞,这是我和上帝的第二条潜规则。在我感动寂寞的时候,总有一个人或是一件事恰如其分地到来,填补我精神的空白。上帝一路走来,把我塑造成一个完美主义者,几乎成为精神的王者,使得没有人能从精神上打垮我。当然,有得必有失,我在专业方面,显得有些颓势。上帝甚至许诺我50岁后的夕阳闪耀,让我放弃青春事业的成功。我没敢应他,人生的赌局上,我是一个懦夫,我输不起。他也暗示我 ,我没什么大的成功。
  有时候觉得自己对上帝的苛求太多,自己问他的问题也太多,我知道有些事情,他不能告诉我答案。上帝对我,确实已经很不错很不错,我并没有为他做过什么,而他为我做的已经太多。
  当然上帝也伤心过,也生气过。曾有几次我放纵自己,上帝劝我,我不听;经常将他遗忘,尤其因为很忙或很快乐,上帝伤心,却没在意过。只是有些我答应上帝的事没有去做,上帝一改平常的好脾气,甚至要抛弃我。他告诉我他受不了背叛与欺骗,受不了人们的言而无信。他说真诚是第一位的,是最重要的。他说 你要活出真实的自我。

此生三相

  三像者,吾之三观也。如老者,如书生,如女童。
  老者何像耶?年过花甲,乃至古稀,白眉白发,鹤然而立。座山川以观日月,涉江海而知其奇。心中自有万千波浪,面上绝无半圈涟漪。处事而不惊,端坐而心明。参天地之大道,究万物之大同。物我两忘,物我相融,此老者语也。
  何为书生?书生者,国之栋梁也。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进则兼达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秉承中庸之道,大施仁义之政;足不出户,可知世界,四海之滨,囊括心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此儒之书生。
  似女童,非女童,若乎千金,二八妙龄。常曾高楼倚望,几卷席帘幽梦;花开时自言欢笑,雨落天倍感伤情。梦魂不觉关山远,一片冰心寄崖间,崖间有株君子草,愿伴今生共长眠。
  噫,或梦语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