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03月

子思

  越发的对自己不满,那句大学我只对自己负责带来了空前的自由,也同时彻底毁掉了本就不怎么样的生活习惯。习惯就是性格,性格决定命运,这在高二的时候就已知道,在大学,我一再放纵,每天都像世界末日的狂欢。庆幸自己寒假没回去,很难想象现在的样子去上班,会是什么情景。。。。自己确实还没准备好,这个寒假精心准备。。。
  不止一个人说我幼稚,我幼稚嘛?或许他们只是开玩笑,但我却没办法不记在心里,算是高二时抑郁症的后遗症吧,我一直对自己的精神世界很关注,怕自己又有什么心理疾病,也算对心理疾病的免疫。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我本不信,却也开始相信,当这个世界上的人们都指鹿为马的时候,那么鹿也就成了马。我还活在象牙塔里,没有经历太多的事情,但是我懂得人情冷暖,也明白人心叵测。一个人如果可以“知恶而行善”,才是上上境界。。。如果我活在自己的梦里,如果这个梦这辈子都可以不醒来,那么,请不要打破这个梦,好吗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烂,很垃圾,虽然不是最烂的垃圾,但终究还是个垃圾。大学都快上完了,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恩,的确,我活的很真实,我过的很幸福,但要知道幸福是钱砸出来的,自己还躲在父母的翅膀下,欣赏着外面的雨景,声声叫好,不知饥饿的二十有权利胡言乱语,但是。。。我不想。
  责任,我担负的太少了。本就没什么压力的我,一直在为自己减压。等待着走出校门的那天,期待着自己长大。。。

水与月

  越发喜欢水与月了,几乎忘记了星与山。今天有些想把“kings13”改成“暗夜·祈祷”,但还是没改,因为发现自己除了这个呢称,几乎什么都在变,我在想是不是我这人太善变了,像水一样无形无影,像月圆缺变换个不停,变有变的好处,这我知道,只是感觉自己越来越像颗无根之草,太过于轻浮了。
  好早以前就喜欢黑夜,虽然也喜欢白,但却几乎把自己定位为黑,喜欢夜,因为只有在夜里才会看到光明,喜欢夜,因为黑夜给了我敏锐的眼睛,喜欢夜,因为喜欢月与星。当刚认识一个人,他在你脑袋里就是一张白纸,第一印象涂上背景,然后一言一行,不知不觉地描绘着他。他有色了,喜欢、讨厌,虚伪、真诚,颜色越来越浓。挺喜欢淡色的,就像月一样。我想让自己的形象像月一样,静静地挂在你的天上,照亮你的前方;像水一样,无色无味,只有细细品味的人才会发现淡淡的甘甜,似有似无的清香。
  老子说:大象无形,上善若水。喜欢水,镜湖之下自有万千波澜。就像喜欢黑,深邃无穷。你永远不知道我是什么样了,只能看到水止如镜,却看不到暗流奔滔;只知道黑,却从不知道夜里的东西。喜欢夜的宁静,空旷,通灵;喜欢水的柔美、纯洁、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斯水虽弱,水滴石穿,山似强,奈何玉石俱焚。喜欢中国哲学里的“隐”,“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偶喜欢小隐,世外桃源,山水之间。可惜现代社会没可以隐的山水之地了,矿产、旅游,没几个山头可以隐了,一直在想古之隐者靠什么生活,也不知道古代上山收门票不。
  其实那有什么隐者,也不过自欺欺人,试问自有隐者始,真隐者几何。反正我不是,想学诸葛孔明,等待自己的刘备,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佐才,古之谋士,清之师爷,而今之智囊。一个以智者自居的人往往不是很聪明,自己似乎也是愚蠢到了极点,仍以智者自居。为什么喜欢山水,因为孔子说:“仁者爱山,智者乐水”。资育万物,而不与之争,这是水的智慧。水的学问的确很大,到现在也只是知些皮毛。
  月,在我的心里,是美丽的你。我将自己注作星,陪在你的身旁。月是我的主宿,按星座来说。喜欢月,可能是因为古诗词里月的形象,也许是初中那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季节。古之文人喜欢以月做文章,“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但愿人长久,千里公婵娟”等等等等,我曾将自己知道关于月的诗词记下来,应该有100多篇吧。或许是因为月是夜里最亮的东西,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她寄情思,月承载了太多感性的东西,在我的心中也成了感性的代表,我把她化作我的她,更赋予她一些独特的东西。
  初二的时候是人生的雨季,但有很美的星月,月陪我度过了两段时光,一段是和朋友一起度过,迎着秋日的风,细腻而柔和,就像月光一样轻轻的,柔柔的,有时候会依在栏杆上看着温柔的月,畅谈着心事,对面微风时而吹来,撩起发梢,实在醉人。我们几个经常在班里睡,每天躺在窗前,一边看着窗外的月,一边聊天一直到渐渐的都睡着了,惬意的很。第二段时光是我自己一个人,就这么看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作,静静地这么呆着。月越发的温柔,或许是自己变得温柔。
  月跟水不一样,水让人深思,月不会。在我的世界里月有静心的效果,水让你越想越多,而月让你越想越少,只到什么都不想。真正地静下来,或许只有月才办的到。水思动,月思静。一静一动,尽是温柔,晶莹剔透。还有纯,这或许就是我的她。

  祖父之故,期年有余矣。当葬之时,余游学于外,道阻而不得还,未能稍尽孝义。每思于此,铭痛于心,自是之后,常夜梦惊魂,以祖父论我不孝耶。
  暑时返家,母常论此事,每每顿起悲歌。祖父年过七旬,身体亦康健,农忙之时,尚可下地,家中十余亩,多为祖父所锄也。家中无所持,赖父之经营,得稍有宽裕。虽不富,然祖父手中常小有余资,余小时常讨之,初时仅一角,后增至二三,祖父乃怨之曰:“稍有余资,便被汝讨去,明日又要到汝父之处去讨~~”言毕,余与祖父相视而笑。余家有两院,其一自祖母鹤去,由祖父独居。其处有枣树两棵,故每遇枣熟之时,余走之更欢。今日想之,已是十年之事,其后余治学在外,间少有过往矣。
  余小时学佳,他人长夸之,余亦沾沾自喜,而祖父则语曰:“学,徒名也,功则在外,家无所守;败则愈穷,食不饱腹。昔有名笔,潦倒簸离,唯以卜为业,终葬命于野,而无人顾及。才乎?才也,然亦死矣。窃不若搂耙下地,虽无富贵之运,亦无天灭之灾耶。” 闻此,余亦有怨。故每每自警,莫做空头文章;治学守家惠人,余之愿也。
  然则世事难料,余学未成,而祖父已就祥云,未能有丝毫反哺,实乃有所愧耶。遂有心语曰:不远游。

戊子年清明日作

祈天文

  自高考背盟以来,自知有愧于天,欲自绝于神明,行平庸之道,以乐人间。自此后,与人近,与神远,主星隐暗,尘烟遮蔽。然平庸虽乐,心有不甘,破梦之痛,铭于腑内。故求佐于野,暗探之,皆为败笔;又求于人事,多得眷顾,然性情懦弱,以致心神憔悴,万事蹉跎。思往来,无可述,狂妄自欺,不务正事,唯纸上谈兵耳。且为游戏所困,事事不成,乃至走投无路。为此方知:自绝于天者,无以成事;自绝于神者,难以为人。悔己明珠暗投之不智;忘恩背言之不肖。然背盟之后,多得神启,是以神不我弃也,自当感恩戴德,以谢天恩。余,思来者,唯奇路,奇路出于天,唯得天者可行焉。余不自量力,欲以求天以自佐,呈文于天。如蒙不弃,定尽余诚,成人神之奇迹,为天下之叹观!

困马说

  古冀有野马,几世之中,或有能千里者。是日,群马奔腾,忽一马跃于头马前,头马侧目视之,愤然曰:“胆甚大矣,竟过吾首,汝欲反乎?”叱之。斯马怒,欲搏之,然视其左右,皆欲斗,其自知心有余而力不足,乃退。又一日,头马因事去,千里马与几亲密者共行。兴致勃起,飞如电驰,刹时十里,后顾无跟者,无奈等之。及至又飞奔十里,又等之,三番五次,千里马甚不尽兴,奈何自小固在一处,颇有感情,不忍弃之。思之良久,忽一马喘喘而至,叫道:“兄弟且慢,吾等有话与汝。”毕至,凡马曰:“汝神速也,吾等固不能及,及道不同,何为缚乎?汝可行汝千里之速,任游之,吾等自行庸才之道,自乐之,不为此上下不接矣!”千里马心喜,思正和吾意,曰:“谢公之言,吾去也。”瞬间消欲茫然,余者自回,他日,伯乐过冀,见此马。献之,遂成绝世之才。呜呼,千里之才安能困与此中!

七星月

与生具来的
你围绕着永恒
在苍穹闪耀着
力量的象征
不经意间
爱上了温柔的弯月
梦寐与之相伴
同落共升
可你知道吗
你是北天的星斗
她是南方的清宫
甚至不及牛郎织女
一年还有一次相逢
期待者
斗转星移
盼望着
月落月升
什么时候会出现奇迹
娇月睡在七星怀中

几世蝉鸣

有一种歌
只有你能懂
那是前世的约定
有一只蝉
他在寻找
因为古老的梦
梦中的我
在你身旁
唱出所有的真情
梦中的你
为我哭泣
为我碎心的蝉声
于是前世
我们约定
我要做只快乐的蝉
再次为你唱颂

于是今生
我欢快地
来到这个世界
却没发现你的影踪

数年的黑暗生活
换来短暂的光明
为了梦中的你
开启下一个旅程

梦中的你在那里
我向同伴打听
唱着给你的歌
诉说着我们的约定

怨恨啊
我短暂的生命
仿佛中你在说
做一只快乐的蝉
为我歌唱今世今生

我就这样离去
带着蝉的梦
我就这样走开
微笑着结束今生

有一天
全世界的蝉在唱
传递着
这个古老的梦

有一天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有只蝉
在为你哀鸣

那首歌如是唱:

四年的黑暗生活
一个夜晚的光明
为了梦中的你
开启下一个旅程

七里香

你是我路边的花,
在走过你的刹那,
你的美丽渲染了我青春的年华。
真想携你一起上路,
那知路与路边相隔天涯。
这偶然的相遇,
这注定的分离,
我努力地想停住脚步,
却只能看着你,
静静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