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07月

水镜之死

  深山幽居之中,一琴师独奏,其声悠悠然。因其心止水如镜,世人皆称曰水镜先生。
  这一日,秋风微起,珠帘轻动,水镜先生于室内奏平沙之曲。忽觉院外枫树之下若有和者,随其音高高低低,尽得其中奥妙。先生不觉兴起,琴弦转急,秋风亦随之大作,珠帘跳鱼而红枫如雨,和者遥相呼应,声渐高而风愈急。正值弦高之时,戛然而止,万木萧然,先生一惊,匆忙出视,视之大痛,乃每奏幽怨哀伤之词,三月不绝,世人劝之云游,其从之。
  周年之期,水镜归来,云枫黄雀如旧,至抚琴之处,不觉心生悲痛,乃拍案而奏,琴声铮铮,天云造作,风雨雷电与之相和,曲终高弦,风雨歇而唯有黄鸟鸣鸣。山下人惊于风雨,往而视之,只见其词曰:

又见那一帘幽梦,枉然是昨日未曾。
雁过处潇湘如故,琴瑟瑟有谁堪听。

那时节秋意正浓,株帘儿轻摸微风。
琴悠悠惊绝古刹,心如水静寂有声。

汝来时正值秋风,那日奏同声共鸣。
双琴烈狂风起舞,羽化落枫叶飘红。

忆此事拍案惊起,怒发生霹雳弦行。
风雨电狂施暴虐,万籁罢再无水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