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08月

红楼

  最早读《红楼》已是高二的时候,当时班内读文学著作俨然成风,想自己也是那时才喜欢上读书,也才开始可以写点东西。对于《红楼》,也仅是通看过一遍而已,但是偶尔还是会从里面翻些章节看,比如葬花,比如游太虚。虽然读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却很有感觉,这是读书慢的好处。
  此后好久不曾再读起,背过的《葬花吟》也忘个差不多了,就好像《春江花月夜》,高二那一时节背的东西早模糊的一塌糊涂。虽然有网络,想找这些东西易如反掌,虽然我把他们整到了自己的电脑上,但是和我买的很多书一样成了摆设。
暑假在家的最后几天,带回来的书看完了,就觉得无聊起来,突滴又想起了《红楼》,宛然一个被尘封的美丽女子,被自己弃忘在世界的角落。于是我翻箱倒柜的捣腾,终也没找到。嗯,回学校后一定买本。我还是忘了,若不是在某人的空间看到《葬花吟》,若不是听见熟悉的吟唱。
  喜欢细究自己的性格的形成,发现是《红楼》在自己的心中埋下了一个女子的种子,她悄无声息的发芽成长,现在俨然已是一树桃花,亭亭玉立,早盖过了松柏的魅力。当然这颗种子里也有诗词的缘故,怪不得叫艳词,温柔乡里迷倒了多少痴情儿郎。
  向来只是把《红楼》当言情小说看,从没把她当成什么什么滴工具,我想曹雪芹也不是把她当工具的吧。并不喜欢红学,可能因为不了解,但确实不喜欢把文艺作品解析的想一道数学题一样,很多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美丽而或美妙的东西总是那么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而后又有所思,《红楼梦》是不宜过早看的,也理解了为什么在那时候会是禁书,确是“不思进取,消磨意志”。这是一本让男人不那么“男人”的书,于是,我要将她很遗憾去到宝贝读书计划之外了,至少男孩18岁之前是不该读她的,而女子,12岁就该读,至少16也该读过几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