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10月

回乡偶书(四)

  终于踏上了返程,带着许多的书,和一身不堪。
  似乎每次出门,都总是如此,也许,是偶不想离开农民这个身份的心理再作祟。
  返程票偶买的更迟,所以终于也要“人满为患”了,因为上车比较早,所以偶躲在一个角落,倒也是安乐,旁边来了两位MM,结果禁不住诱惑,去到了车厢中间,换做了几位大哥。
  看了会儿阿爱的故事,渐渐有些犯困,于是就眯了会儿。再清醒时,旁边挤来了一位MM,现实版的汤同学(汤唯),拿着本政治书籍在哪儿看,于是越发觉得自己不堪,索性连招呼也不曾打个。
  总是骗自己说,我们生命中路过那么多人,一次只不过是偶遇,再次也许才是缘,曾几何时似乎跟某个人遇见过几次,最后也没怎样,于是越发觉得自己是个懦夫,一切不过搪塞的借口,恩,借口。
  也许某一天,我应该突然跑到某个人面前对她说“我爱你”,是的,不论过去怎样,不管未来如何,至少那一刻,我想,是爱的。

回乡偶书(三)

  《倾城之恋》,如初恋般美好,流苏微微低着头,双手背着靠在墙上,她的眼睛闪烁着,煞是妩媚。
  于是,“苏”,这个字挑动那遥远的记忆,字本身也变的美丽起来。
  无论过去怎样,无论未来如何,至少,那一刻是爱的。

回乡偶书(二)

  来北京时,家里整装修新房,回到家已然完毕,偶的“命”确实好的很,总是可以“不劳而获”。老爸对他这个儿子似乎是有怨言的,应当的怨言,投入那么多,还没看到点收益。
  爸妈依依然苍老,怎么能不老呢,偶今年都25岁了,况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大姐的孩子都10多岁了。以前跟几个知心的人聊,常说起偶家哪儿来的money,不做生意,凭守着这几亩薄田。渐渐的,我明白,是老妈的勤俭,是老爸的节约,是家和万事兴,是平安,是我的挥霍。
  乡村的味道很好,秋有薄薄的雾,有淡淡的烟,有漫天的星辰,有明媚的阳光,有一点点凉,又有一点点暖。

回乡偶书(一)

  来北京也已3-4个月,十一的时候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北京距邯郸比较近,大约4个多小时的路程,回家前一天才开始准备,完全没回家的样子,不过还是踏上了这趟火车。
  话说因为买票晚了些,破费买了个软座,坐到车上,发现真是特权啊,10号车厢人满为患,11号这边也没站几个人(软座车厢不放没座儿的人进来)。对面的MM有一位是长发版“天堂石”,可爱娇小型的,蛮靓丽的,或许因为职业的缘故(护士),又平添了几分味道。
  旁边的MM显然是位独立女性,一双深邃的眼时不时眺望窗外,或者品读着自己的《暮光之城》,就这么沉默着,我也是;只有对面的两位护士MM若无旁人happy着,我开始看我的《倾城》。
  以前有印象的阿爱(张爱玲)的小说,似乎只读过《色戒》,当时觉得写的那叫一个难看,跟电影比差远了,但还好有众多的阿爱的粉丝,偶才没对她产生偏见。《红玫瑰与白玫瑰》,阿爱笔下的红玫瑰是艳丽的,白玫瑰却是如此的惨淡,于是偶开始怀疑阿爱是不是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或者一份刻骨铭心的伤逝的爱情。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两个玫瑰,以前没发现,原来我也有,一个是黛玉,一个是宝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