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5月

土豆芽

  我记得那是在我童年的时候,我们家地下室有一个冬天用来储存土豆的大箱子,放在小窗户下面1米左右的地方。那种条件对于土豆长芽是很不利的,但那些苍白的土豆芽却努力地向着窗户有光的地方蹿,一直长到0.5~1米。土豆芽的生长方式是奇怪而徒劳的,而那是其向光的本能和追求生命的拼死努力…………在面对那些生活已经相当的扭曲的来访者时,在面对那些在州立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的男人和女人时,我常想起那些土豆芽…………那是我理解这些人的线索,他们在努力,以他们认为自己仅有的方法得到生长和改变,他们的做法似乎是我们健康者难以理解的和徒劳的,但对于他们则是为了成为正常人做出的拼死努力。

——- 罗杰斯
摘自 库恩《心理学导论》第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