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2月

红楼呓语

  最早读书当是高二时节,那时的自己并不觉得,现在细细想来,那时多半是青春萌动,想多些个跟女孩子攀谈的话题罢了。然而那时的自己,毕竟是个极自卑的人,而后又不巧的发现,红楼梦,并不是女孩子喜欢的话题。后来学业渐紧,也就搁置在了一旁,再次拾起,便到了大学二年。
  想来人在失意之时,总是思旧怀怨的,遇见困境,也总是不自觉的想要逃避,于是大学二年,终再入梦。与初次那般蜻蜓点水不同,这番入梦要深彻的多,喜怒哀乐,感同身受;一颦一笑,皆动人心;看惯了梦中世界,也就会觉得“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乃至希望自己是个女儿身,都是有的。那时读红楼,满纸是情,读书三匝未能成行,多因悲痛不忍。后来,总想着自己也续它一版“四十回”,最终也没了下文。
  今时机缘,终又品红楼,然而我,却竟成了俗物了。竟觉得这红楼梦这一卷书,并不是情浓意浓风花雪月的故事,却是个血淋林的污浊世界了。书中那些个美丽动人的女子,那些个情窦初开懵懂的爱情,不过是那肮脏不堪社会的遮羞布,正如书中“东府门口那两个石狮子”一般,除此之外皆不干净。那是个人人争做奴隶,乃至想做奴隶都不得的世道,看似无理却极为现实。
  然而,再想想,曹公旨意应当并不在此吧,想来,这红楼梦,或许,不过是曹公“伤怀寂寥,怀金悼玉”的“芳华”。而对于我,书能移性,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