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诃德与鱼

  话说这一日唐·吉诃德路过一个村庄,一户富裕人家正有喜事,他凑上前去,主人家看他多少有些骑士风度,便邀他一起用餐,唐·吉诃德欣然接受。
  用餐的菜品颇有讲究,其中有一道菜是鱼,整条鱼被去鳞去皮去脏只剩下骨架和肉,平分两半摆在盘子里,肉片和鱼骨分离,但还按原来的位置摆好,竟有些栩栩如生,唐·吉诃德看着鱼,忽然发现鱼嘴一张一张,仿佛在说话,甚是奇怪。
  只听左侧的鱼说,早就想到有这一天,碰上个喜宴,还好还好。右侧的鱼说,还好,再好也不如活着好,当初就不该贪图嘴上的快活,今天才会丢了性命。
  左侧的鱼又说,鱼儿吃食,天经地义,就好像人们吃我们,不也很正常么,右侧的鱼说,是呀,太正常了,他们办个喜事,施惠于人,就要杀死许多的我们,不知道他们算慈悲呢还是叫残忍?
  左侧的鱼又说,指望他们怜悯我们?他们还不是一样,自相残杀的时候有过之无不及。说这些有什么,想想怎么脱身才好,放水里没准我们还能多活几天。
  鱼再也不说话,两只鱼眼直勾勾的盯着唐·吉诃德,这时唐·吉诃德忽然感受到一种压力,一种责任。恩,我是骑士,拯救他们这两条鱼是我唐·吉诃德的职责本分,忽觉得主人家请他吃饭,是不怀好意,故意让他难堪。
  他抱起鱼,一气之下将桌子劈成两半,愤愤然走了。剩下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明显是个疯子,主人家也不在理会,重摆了一桌,继续他们的好事。